最新消息:

在爸爸和后妈的敌意中, 长大, 并学着去释怀

两性知识 kirnak 18浏览 0评论

倾诉者:小念 女 24岁 收银员

小念打字的速度又急又快,她说了很多过去的事情,虽然都是些片段,但看得出来,早已长大的她还没有从那段过往中走出来。听过她的故事,我有些能理解她的愤怒和忧伤了。

三个老婆和三个小孩

说实话,十岁之前我对我爸并没有什么印象,因为他在我两岁的时候就丢下了我和我妈去了通化。他没有和我妈正式离婚,就在那里又找了老婆,还生了小孩,而我只是他众多小孩中的一个。后来听我妈说,我爸在跟她结婚前,曾有过一段婚姻,在我出生后不久,我爸带着一个将近十岁的女孩走进家门,我妈当时彻底惊呆了。

那个女孩就是我爸第一次婚姻中生下的小孩,也就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。因为处在叛逆期的缘故吧,姐姐总是找我妈的麻烦,常常惹事后去跟我爸告状。家里的日子可想而知,自然是过得鸡飞狗跳。到最后我爸丢下我和我妈带着我姐姐出走了。从那天起,我妈就一直抱着他还会回来的期望等着他,可妈妈等来的却是爸爸有了新欢、又生了个小孩的消息。

我很不想提我的童年。试想,一个身体羸弱的女人,带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过得会有多么艰辛!其实我的记忆力并不好,小时候的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,不过我对妈妈总是出去借钱、借米倒是很有印象。直到我十岁那年,妈妈实在无力抚养我了,就把我送去跟爸爸一起过。

那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我爸,其实我五岁那年我妈曾带我去通化找过他。那是我第一次离开梅河口,妈妈背着个大包、抱着我,在城里绕了很久才找到我爸的家。可开门的却是姐姐,她一见我和妈妈就往外撵我们,她好凶、好高啊,推搡间有个男人出现在门口,他的表情很不耐烦,什么都没说,也没有阻止姐姐胡闹,就那样任凭姐姐把我和我妈推到街上。拉扯间妈的包散了,里面的东西掉了一地。我记得我妈边捡边哭,我头一次见到那样的妈妈,她的哭声好大、好吓人,边哭边吼着什么,我也听不清楚。多年之后,我妈曾提起过那件事,我恍然明白,原来那个表情漠然的男人是我的爸爸。

爸爸的家在我眼里富丽堂皇,我像踏进仙境的爱丽丝,以为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,想不到那才是噩梦的开始。

十岁的“老妈子”家务多

对我爸和他的现任妻子来说,我的到来如同不速之客。在新家里,我明显地感到了来自姐姐和弟弟的仇视以及后妈的愤怒,我不知所措又无计可施,因为我无处可去啊!后妈并不打我,却总是用最刻薄的语言数落我,她犀利的眼神让我不敢直视。其实从小跟妈妈一起,我洗衣服、热饭,啥都会干。可妈妈心疼我,并不让我做。但自从到了爸爸家,洗衣就成了我的工作。我只是个十岁的孩子,看着满盆的衣物,还有他们的内衣裤衩,就拒绝洗。我天真地以为我爸会站在我这一边,可没想到爸爸骂我比后妈还凶,说我没眼力见,分不清眉眼高低,还威胁要把我送回我妈那儿。我离开的时候,妈妈一再跟我说,无论多辛苦一定要待下去,只有在爸爸身边,我才有机会继续读书。

人在屋檐下,真的不得不学着低头,就这样,十岁的我成了“老妈子”。

每天放了学就有一大堆活等着我去干,而弟弟则立刻被催促去做功课或是去练琴。

跟妈妈在一起的日子虽然艰苦,可我很快乐、踏实。因为我知道妈妈一定会守护我。可在这里,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,我的害怕和愤怒无处可说,于是我把一切发泄在了日记里。如果换了现在,我绝对不会写那些无聊的东西,可那时的我太小也太需要倾诉了。后妈骂我、爸爸对弟弟好,我都记了下来,结果我的日记被弟弟发现交给了后妈。之后的事情不用想也能知道吧?我被后妈骂了个狗血喷头,后来在每次挨骂的过程中,这事都会被再次提起作为骂资。不过我早就习惯了,在这个家里,如果想要生存下去,必须要有超强的遗忘能力和衰弱的听力,幸好这些我都做到了。

弟弟读的是重点校,而我则在破得不能再破的学校里勉强寄读。到了考高中时,我爸没让我继续升学,而是把我送去了技校。不过我很高兴,因为那里能住校,这样我就不用每天回家面对那些不欢迎我的面孔了,我甚至为此沾沾自喜过。但我错了,就算是我两三个星期没回去,家里的衣服照样等着我洗,他们似乎习惯了我这个不要钱的洗衣工了。

记得我刚到爸爸家时,看见弟弟在弹琴,那是一架很漂亮的电子琴,是我在乡下从来没碰过的东西。最奇妙的是,它不但能弹出钢琴的曲调,还能模仿各种声音。有一天家里没人,我好奇地去按琴键,“咚”的一声,清脆的琴音打破了家中的寂静,真好听啊!我轻轻地按着琴键,仔细分辨着每个音色的不同,泪不期然间涌了上来。我也梦想着能用自己的手指弹出美妙的音乐,虽然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可我就是忍不住梦想。

现实却是,我爸只给我交了一个学年的费用就不管我了,甚至连每星期一百块钱的生活费也不愿再付,我不知道作为低保户的妈妈,靠每个月三百多块钱的收入是怎么筹出我的生活费的,只知道她焦枯的头发白得更多了,脸上的皱纹也更明显了。

我爱的人和围观我的人

交不上学费我只能辍学了,退学前我妈来学校看我,我用口袋里仅有的钱请她吃了顿麻辣烫。吃饭的时候,妈突然对我说:“这菜这么咸,是不是得就点馒头啊?”我妈活了大半辈子,连麻辣烫都没吃过,我真的很心酸。吃过饭,我妈急着赶回去,看着她被夕阳不断变小的背影,我的心就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攥着,血一滴一滴地落在胸膛里,和着滚滚而下的泪水泛着丝丝的苦涩。就这样,我踏上了社会。我当过服务员、售货员,干过推销,只要能养活自己,让我妈过得好一点,我什么活都能干。

时间是最无情的利剑,转眼我都24岁了,不但有了稳定的工作,还处了男朋友。他是通钢的工人,家庭条件一般,可头次去他家我就被吸引了,他家的和睦和温暖是我从未体验过的,那种家的感觉时时吸引我,不停地向他靠近。

得知我有了男友,我爸突然想起了我是他女儿,特意把我叫去问了一下情况,一听说他家很穷,就立刻反对我们在一起。接着,在我成长的路上,从未过问过我的姑姑、叔叔们也都出现了,他们生活得都很富足,所以听说我找了个穷光蛋时,都露出了鄙夷的神情。不过我不介意,因为我爱的是他的人不是他的条件,没房子不怕,凭努力我们很快就能交上首付了。

几天前,我爸说要举行家庭聚会,让我带着男友一起去。我很犹豫,其实我并不想去凑那个热闹。可我妈说,一家人不能断了联系。于是,我俩买了好多东西去了。一进门,姑姑就开始问房子、问工作、问家庭,与其说是关心我的恋情,不如说是故意让我男友难堪。看着他们的表演,我突然觉得好奇怪,在这个家里,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家人,怎么突然间都跳了出来呢?场面非常尴尬,我在更难堪的问题来临之前拉着男友离开了。

当一屋子的喧嚣被关在身后时,站在凄冷的楼道里,一种繁华过后的萧索爬上心头。在这个家里,我还不如个陌生人,没有人送,甚至连句告别的话都吝啬给我。这就是我的爸爸,对他,我分不清是爱还是恨,有时我也会想起他,也会惦记他。记得有年冬天路特别滑,我在路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个跟头,爬起来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提醒爸爸注意安全。于是我给他发了个短信,他很快就回了,如果说我们之间有什么温馨的回忆,这是我唯一能想起来的,是我们父女之间仅有的一次小甜蜜吧!

现在的我很幸福,可前尘过往还是会偶尔跳出来折磨我。我最怕过年过节了,每当这时,我妈总逼着我给我爸打电话,以前是,现在仍是。她体会不到我那种拿热脸贴冷屁股的感受,真的很难堪。我真的心疼妈妈,她被骗、被骂、被抛弃,然后还是心心念念那个男人。他虽然是我爸,可我真希望从没遇到过他,那样日子虽然苦,可我至少是幸福的,我还可以给自己编织父爱的美梦。可我偏偏遇到了这样的爸爸,如果有机会,我真的很想知道,他是否曾经爱过我,真的很想知道……

主持人:在法国有一个小镇,据传镇里有个特别灵验的水泉,可以医治各种疾病。有一天,一个拄着拐杖、少了一条腿的退伍军人一跛一跛地走过来,镇上的居民同情地说:“可怜的家伙,难道他要向上帝祈求再有一条腿吗?”军人听到了他们的话,对他们说:“我不是要向上帝祈求有一条新的腿,而是要祈求他帮助我,让我没有一条腿后,也知道如何过日子。”小念,学会为所失去的释怀,你就真正长大了。人只有忘记和放下,不再为过去掉泪,才能活出自己的精彩!加油吧!

转载请注明:可来网 » 在爸爸和后妈的敌意中, 长大, 并学着去释怀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