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世界上没有任何伤痛, 可以熬得过时间

两性知识 kirnak 10浏览 0评论

晚安病

  [一]

“没有什么能熬得过时间的”,这句话是学姐大人告诉我的。

学姐大人年长我三岁,长得美,学习好,性格活泼可爱。当我还纠结于怎么跟学妹要电话号码的时候,她已经身经百战,谈过无数场恋爱。去那不勒斯旅行的时候,大家只知道要看歌剧,吃美食,看建筑;学姐则以流利的意大利语勾搭帅气的男生,其中有一位还跟她求婚了。学姐大人,不仅以卓越的艺术史知识使后辈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,还以出色的恋爱能力成为学弟学妹的情感启蒙导师。

在学姐的指导下,我跟学妹交往手机号码后聊了小半年后,终于开始交往了。不幸的是,我的恋爱进展的根本不顺利。我们两个都是典型的中二兼青春期作病,能为短信少个感叹号之类的小事情就气上很久,这个导致的结果是,我们两个人还没牵上爪子就分手了。

分手以后嘛,我自然是很伤心的。那时候学姐刚拿了一大笔奖学金,就带我去吃德国烤猪肘和辣味牛肉汤。她边吃,边用油腻腻的手指拍我,“我告诉你啊!分手这些事情就像是被水果刀切到肉,现在感觉很疼,但没几天就会好起来了。别看它会留疤,但是过一段时间,你根本就想不起这个疤怎么来的。我就这么跟你说吧,时间啊,它是治愈伤痕的良药。你忍一忍就好了。”

“我会痛苦一辈子的啦。”当时的我,以斩钉截铁地口吻反驳了她。

我记得那段日子临近期末,我忍耐着心中的悲痛,投入到学习当中。在此,我奉劝各位,如果你还有良心,就不要在期末前跟恋人提分手啊;当然啦,你要恨对方恨的牙痒痒我就不说什么了。总而言之,那段时间很难熬,我的脑子里一边要处理各种学习内容,一方面又不可抑制地幻想“到底怎么样才能复合呢”“他到底还喜欢不喜欢我”“他为什么不主动给我发短信”之类。身边的好朋友默默地鼓励我,告诉我一定要坚强勇敢,赶紧忘掉这个男生;可是,具体要怎么操作呢?具体要怎么去忘记呢?这些问题,我都是没有答案的。

日子就这样慢悠悠地过着,我确实能感觉到心中的痛苦在渐渐地消退,但仍然非常的郁闷。当时的我,并没有做什么很特别的事情,无非是看书学习,写字吃饭,周末偶尔去看动物或逛书店。但凡有空闲下来的时间,我还是会想起学妹,然后越想越难受,就跑去跟朋友吃一顿。

事情究竟是怎么变好的,我到底是怎么忘记他的,这些细节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。若不是前几天登人人看见学妹的ID,我也不会想起这段往事。事情竟然真的像学姐说的那样,时间治愈了我的伤痕,也让我忘记了过去的不愉快。

  [二]

再讲一个故事好了。

我的朋友F小姐曾经苦苦地爱着一个男人。在这场恋情中,他跑,F小姐追;他负责狡辩撒谎,F小姐负责苦苦哀求;他的戏份是劈腿乱搞,F小姐则是苦情戏女主角……她又哭又笑,借酒消愁,从一个美少女变成歇斯底里的黄脸婆;我们当时想,F小姐这辈子可能就得栽这个男人手里了。

然后,有一天,我还记得是劳动节的第二天,大家约好去吃衡山小馆。F小姐换了新 造型,头发染成日系很流行的栗色,指甲弄的华丽又花哨,俨然是滨崎步唱片封面的翻版(虽然现在不时兴这种风格,但从当时的角度看来还是蛮不错的)。这么长时间来,我们第一次看见她如此之精神奕奕,神采飞扬,身上散发着活力与快乐。她坐下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我们,她跟那个男人分手了。

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都很高兴,除了表示要多点几个菜以表庆祝,还好奇她是怎么想开的。F小姐说,她觉得不是想开和不想开的问题,而是那种执着本身是有保质期的,一旦宣泄完心中的那份执着,自然就觉得没意思和想分手了。

现在,距离那天在衡山小馆的聚会已经有五年了。F小姐的前男友去哪里了谁也不知道,也没有人关心;她顺利地考上了乐团,结婚,生孩子,最近每天都在琢磨以后要送孩子去哪所国际学校。那些痛苦,流泪,要死要活,歇斯底里,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,被彻底地埋葬于过去。

  [三]

有时候,我会想,每个人都会去做一些奇怪的事情。你虽然知道那些事情从逻辑、理智上都讲不通,但是,你仍然没办法控制住自己。比如说,你会爱上一个很普通的男生,他的学识,长相,才能都很一般;虽然这个普通的男人并不爱你,你仍然渴望放弃所有随他浪迹天涯。你明知道离开某个人是你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,不过这并不妨碍你每天晚上抱着被子哭成一只狗。

我们懂得很多感情的道理,跟随前辈学习如何看待人生与困境;我们有很好的朋友或专业人士的帮助,在身后默默地提供帮助和干预;我们可以去马尔代夫散心,去恒隆广场以购物宣泄情感,以为缓解内心深处的痛苦感。但是,想要真正愈合伤口、翻过那一页,就必须有耐心,默默地等它好起来。

当然啦,修复伤痕后确实不痛苦了,但难免也会带来一些遗憾。试想一下,你曾视他为刻骨铭心、今生最爱,多年后,你竟然忘记了。人的健忘程度真是远超于自身的想象,在激情消退,理智回归的时刻,过去的事情显得既不浪漫也不迷人。我跟F小姐就聊过这个问题,她说每次想到那段爱的死去活来的经历都觉得很尴尬,很愚蠢,也觉得自己当初是神经病才会跟如此之Low的男人搞在一起。我们都曾误以为自己的爱情故事堪比《泰塔尼克号》,是一场充满悲剧色彩的旷世之恋;实际上,它是那么的普通无奇,甚至带着些许猥琐的色彩,它只是很狗血,适合发布在知音杂志或故事会。

其实的重点只有一个:绝大部分的情伤都会好起来的。在最后,我要说一个很好用的小窍门。如果你想要忘记掉一个不恰当的暗恋对象或者前任,那么就要关注他们的缺点,并且不断地放大他们的缺点。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生,结果发现他不仅写文章写的乱七八糟,而且懒得要死,天啊!瞬间就破灭了好吗!

转载请注明:可来网 » 世界上没有任何伤痛, 可以熬得过时间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